籃球路窄受制現實 廖哲億轉換身份「延續」籃球路

周俊三(左)與廖哲億,攝影/羅紹文

普門教練廖哲億曾是三民家商甲組球員,畢業後生涯路轉彎,以不同身份走在最愛的籃球路上,擔任教練後,他也會以自身經驗輔導球員畢業後的生涯規劃。

廖哲億,攝影/羅紹文

轉了個彎重返最愛的籃球路
台灣學生籃球氣氛火熱,不過畢業後該如何從往更高層級發展或是生涯規劃中取得平衡,已成為學生球員得好好思考的問題

廖哲億高中就讀甲組三民家商,更曾是球隊隊長,不過當時深知自己的身材條件未來很難在球場生存,計畫透過籃球成績保送到台科大,台科大也是甲一的球隊,希望自己在課業上的努力加上籃球成績的幫助,完成未來想到大學當講師的藍圖。

完成台科大課業後,廖哲億又考取臺北護理大學研究所,當時研究所教授也在生涯規劃上幫了不少忙,後來母校三民家商教練「小娟姐」謝玉娟對他說,球隊需要他幫忙帶,「沒有『小娟姐』就沒有現在的我,所以就這樣當起球隊教練。」

原本計畫到大學當講師,突然換了一個身份,廖哲億以教練的身份又回到籃球這條路,「其實當教練也不算是計畫外的選項,我一直都很喜歡籃球,能夠把興趣當工作是一條很好的路,我也很感謝這一路有很多貴人的幫助。」

2014年廖哲億在三好體協的邀請下至普門擔任教練,除了帶領普門女孩從止步預賽成為連霸勁旅,還需要輔導球員生涯規劃。正好他也能利用自己過去的經驗與球員溝通,「台灣女籃現在的環境,其實很多人未來沒有辦法打職業,這些就需要與她們,還有家長溝通,幫球員規劃。」

廖哲億,攝影/羅紹文

台灣女籃4隊偏少
談到台灣目前女籃環境,廖哲億指出,只有4隊其實隊數偏少,現實的局面不是每個人未來都能發展到那樣的層級,為球員尋找其他目標,可能是教練、防護員或體能訓練師,也有些球員想往語言方向發展。

廖哲億提到,台灣女籃現在隊數少、限制多,發展比較有限,也缺乏整體規劃,而且競爭也大,其實很辛苦,每天練球卻沒有第2專長,且以籃球員來說,30至35歲就算是老將,退休後目前規劃比較好的就是國泰,即便台電退休後有公務員的選項,但也必須達到一定的條件,就投資報率來說是需要好好考慮的地方。

雖還有中國WCBA的選項,不過中國大環境也相當競爭,不但有中國球員,還有洋將及來自香港、澳門的外援,那樣的條件並非每個人都可以達到,目前也只有1、2球員有想挑戰WCBA的想法。

廖哲億指出,去年普門5位球員畢業,其中3人進入佛光,另外2人選擇就讀義守,「其中有位球員170幾公分,其實有打球的條件,但她評估自己未來的發展後,選擇就讀護理系。」

高中籃球的HBL對球員來說當然是一個非常大的舞台,但廖哲億強調,球員的未來也很重要,陳芷英不繼續打球雖有點可惜,不過台灣現在女籃就只有4隊,如果一直沒有機會就會被解約,5年、10年後陳芷英的未來未必會比較差。

廖哲億,攝影/羅紹文

陳芷英未來不打球並非壞決定
陳芷英從國中時期就一直想往讀書發展,但當時與她聊過後,希望她能透過籃球得到更多,「她很喜歡籃球,打球的這段時間也相當努力達到目標,不管是國家隊、HBL、冠軍、或是個人獎項。」雖現在不繼續打球的決定有點可惜,不過廖哲億談到,即使打球也未必能保障她往後5年、10年的發展。

廖哲億透露,當初想過透過高中這3年改變陳芷英的想法,「不過後來(陳)芷英說,從國中開始打籃球,發現自己很多部分不如一般同齡人,像一般的電腦文書處理,還有因為練球而疏忽的課業,她還是喜歡籃球,但未來會用不一樣的方式喜歡。」

陳芷英條件不錯,在高中時期打的是5號位(中鋒),不過廖哲億指出,她未來若想繼續打球可能就要轉型走2號(得分後衛)、3號位(小前鋒),進入更高層級的UBA(大專籃球聯賽)、WSBL(台灣女子籃球超級聯賽)可能就要比其他前輩花更多力氣,把這些力氣拿來念書,或者也是一個好選擇。

更多學生球員生涯規劃相關報導:
想看看籃球以外的世界 陳芷英擁抱新挑戰
提早規劃「第二選項」 陳子威看學生球員生涯安排
看著林志傑背影往前邁進 田浩挑戰職業不設限
持續觀察籃壇變化 張鎮衙為畢業後做準備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