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邊人語/叛將條款結束生涯 林琨瀚棒球路悲喜共存

清華大學棒球隊總教練林琨瀚

棒球,是高失敗率運動,紅土戰場上的失敗往往比成功還要巨大且深刻,痛苦與喜悅總是殘忍的並存,林琨瀚因棒球獲得立足社會的一切,卻也因棒球經歷人生的煎熬與掙扎。

生涯有遺憾
追隨哥哥林琨瑋腳步踏上棒球路,林琨瀚在青棒階段就已嶄露頭角,多次獲得中華隊肯定。隨著經驗累積,技術更加純熟,剛從文化大學畢業不久,林琨瀚就成為92年巴塞隆納奧運培訓隊成員,接受超過三年的高強度磨練。

「那時候不只照三餐練球,睡覺前大家還會一起泡茶討論戰術,我們都笑稱一天練四餐,訓練真的很辛苦,但那時候是心態與技術成長最快的階段,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奠定基礎後面的路才走得更穩,只有過癮兩個字。」

隨著中華隊奪下奧運銀牌,見證台灣棒球站上新高峰,林琨瀚的技術水平歷經奧運洗禮,已經進入全新檔次,職棒五年初入三商虎時,就以新人之姿擠身球隊先發主力,扛起當家三游大旗。

而後站穩職棒舞台,林琨瀚依靠全面身手及俊俏外型,成為聯盟看板球星,多次獲得明星賽、金手套實質肯定,轉戰台灣大聯盟後,更曾囊括最佳九人、金手套及單月MVP等重要獎項,職業生涯站上巔峰。

然而低潮卻緊接著高潮報到,向林琨瀚提出殘酷挑戰。2003年,中華職棒與台灣職業棒球大聯盟宣布合併,但不少球員卻受到「叛將條款」規範,不得再回到中華職棒打球,林琨瀚就是其中之一。

球員生命嘎然而止,只有短短八年,林琨瀚未能在珍愛的棒球場完成最後一次揮擊,就此留下遺憾。被迫選擇不一樣的道路,當打之年的林琨瀚曾經對棒球產生排斥,拒絕接觸任何有關的一切,有意將棒球從人生,驅逐出場。

再一次巔峰
是家人的力量重新讓林琨瀚找到希望,暫時離開棒球的那段日子,獲得更多與孩子相處的時間,在那清澈的眼神與對純粹的熱愛中,得以再次感受棒球最初的感動。

認清已無法再重返球場的事實,林琨瀚轉念學習當一名教練,回到母校文化大學貢獻所學,之後更重拾書本進修,人生就此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許多職棒球員退役後,首選是留在高端的職業隊服務,就算轉往基層也期盼能接觸棒球科班球員,不過林琨瀚選擇進入清華大學任教,同時指導一般組球員棒球技巧。

這條路,林琨瀚一走就是十年,過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般生球員由於資源與機會相對少,因此展現出來的拚勁與態度有時更加出色,這也是林琨瀚不斷前進的最佳動力。

「來到乙組後,由於多半球員並非專科出身,因此得從熱身伸展、傳接球等基本動作教起,不過也因為一般組球員們機會少求知慾相當高,進步幅度相當大且快速,看到球員們有所成長,從不會到會,是心中最欣慰的時刻。」

巴塞隆納奧運銀牌,取自林琨瀚的棒球日常粉絲專頁

人生的一切
縱使離開球場的方式有些不完美,林琨瀚坦然面對不可改變的困境,將掙扎收進內心深處,以不同身分回饋,只因在場上奔馳的每一步、紅土揚起的瞬間,棒球,還是當初那令人癡迷的棒球,如此純粹。

「棒球給了我人生的一切,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管未來在哪裡都會想要繼續教下去,因為對棒球還有那個心跟動力,這也算是我替台灣棒球貢獻方式。」

棒球教會我團隊精神、告訴我人生道理,是很多球員談到棒球對他們的意義,而對於林琨瀚而言,棒球不只是三振全壘打,更是人生路上所有的喜怒哀樂,如同出局與得分共存,生命因高低潮更加完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