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職TJ手術系列(二)復健過程消磨意志 黃恩賜整手都不舒服

中信兄弟黃恩賜,攝影/羅紹文

職業生涯還沒開始,中信兄弟投手黃恩賜就先動了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復健過程中無數次生理及心理的挫敗不斷重擊他的意志,幸好有過相同經驗佛斯特都一直陪伴、鼓勵著他,「他整隻手能不舒服的地方都不舒服過了,不過這都是正常的,只要他能撐過去,就能突破。」

Q:佛斯特教練過去有處理過TJ手術的案例嗎?對於美職來說處理這種手術的成熟度到哪邊?

A(佛斯特):美國現在有年紀越來越小的投手開TJ手術,換個角度想,這不是一件壞事,當然也不是說動手術是好的,因為手術成功率跟發生的比例太高,所以他們知道如何妥善處理,黃恩賜是手肘的問題,與肩膀比起來相對好處理。

我自己也動過TJ手術,所以知道復健的過程,而且我隊友也有動過這樣的手術,所以從觀察、聽到、看到的東西,對這個手術有一定的了解。

但我在台灣只遇過黃恩賜這個例子,我把當初美國自己復健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黃恩賜從傳球開始都是我親自跟他傳接球,復健菜單也是經過我過濾,所以他復健是走美式的方式。

Q:動完TJ手術的球員開始投球後,普遍會遇到的投球困難與手肘不適狀況?

A(佛斯特):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10個開過這種手術的投手,10個人都跟你說不同的部位不舒服,通常大部分投手都要在丟球過程中撐過一些疼痛感。以我的傷勢來說,我不舒服的地方在手肘外側,但這跟手術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黃恩賜是整條手能夠不舒服的地方都不舒服過了,其實他那也不算是疼痛就是有點緊,通常大多投手都會經過這種疼痛感,你習慣之後就不會特別在乎,一直去想的話反而越覺得不舒服。這種疼痛感會持續多久因人而異,有些人會持續1年,更有人手術後隔了1年又再開1次刀。

通常球員在復健過程中會遇到一些阻礙,如果真的撐不過那些疼痛感,該停機還是要停,一般停機時間大約是10天左右,再接回原本進度,這些停機狀況會發生在任何階段,從一開始甚至到他開始丟比賽時都有可能發生。

Q:除了生理層面,動完TJ手術的投手需要面對的心理層面挑戰又是什麼?

A(佛斯特):這也是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覺得這沒什麼,不過不習慣在疼痛中投球、或不習慣與傷痛為伍的人,他們會因此想太多也會害怕,這時教練就要去push他,幫助他在適當範圍內撐過那些疼痛,他們若不跨過去復健永遠都不會突破。

在接近快要可以比賽的時候,有些選手會擔心自己會不會二度受傷,不過這些沒辦法控制,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受傷,能控制的只有把復健做扎實。基本上就是一直鼓勵選手不要有太多負面想法,因為受傷你控制不了,與其這樣你不如專注在正確的復健。

當然這些要靠教練在後面督促,要他們放膽丟、不要想太多,若他們可以自己領悟而全力丟就可以看出差別,那種自信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些聽起來簡單但不易做到,畢竟TJ手術至少需要12個月的復健期,沒有投手會想再動一次。

我就會以我自己的開刀經驗來提點黃恩賜,讓他知道復健過程中遇到的疼痛感都是正常的,當他也這麼認為的時候,他能夠放膽、專心復健,就可以看到很多進步。

中職TJ手術系列報導:
(一)韌帶一度剩1/3 黃恩賜只能選擇動刀
(三)黃恩賜曾茫然大哭 佛斯特扮心靈導師
(四)佛斯特親身經歷 成黃恩賜開刀最大支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