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ONE Bio/由愛而生的籃球革命:高雄一三七謝玉娟

謝玉娟,攝影/楊永全

「小娟姐,就像一顆大樹,照顧著底下所有的球員們,也因為這樣,她真的不能倒。」富邦勇士助理教練吳永仁,謝玉娟引以為傲的子弟兵,一語道出謝玉娟之於一三七、一三七之於高雄籃球的重要性。

比競技運動更重要的事
8月,高雄。夏天的暑氣讓本就不通風的球場顯得更加悶熱,空氣中除了球員們勤奮練球的吆喝聲,只有幾支工業扇運轉的轟轟聲,各項設施也因爲場館的歷史算不上頂尖。

HBL高中籃球聯賽88及89學年度,三民家商籃球隊在這座體育館,靠著吳永仁、田壘、周士淵、莊曉文及李奇勳奪下隊史首冠並開啟二連霸,三民家商一躍成為南部強權「三民五虎」小蝦米力抗大鯨魚的故事更成為經典中的經典。

「當時我對於教球還沒有什麼概念,但看著他們一路從七賢國中上來到三民家商拿冠軍,我必須說不只是場上,場下日常生活間的相處,他們都教會我很多東西,也都是因為這些點滴累積最終才會有冠軍,他們給我很大的鼓勵,讓我去學著面對困難,並尋找很多解決方法,一直到現在。」

如同謝玉娟認為一座冠軍的背後有超過100種因素綜合而成,贏球不只是球員表現這麼簡單,教練的執教風格、看待學生籃球勝負的價值觀往往也成為左右戰局的關鍵。

而謝玉娟的執教理念,對比競技兩字卻意外顯得格格不入,甚至比起當今各級學校為了求勝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法,謝玉娟與三民家商的態度宛若一場籃球革命,而革命的出發點是,愛。

「球場上的教育與球場下的品格要求,沒有一個球隊的教練,真的比我還要執行去做,為了球員們的籃球未來,我可以將唐維傑高一就送去美國訓練,即使球隊戰績可能因為這些決定受到很大的影響,但我們還是願意去做,因為這對孩子們才是真正好的事情。」

認為對的事就該堅持?
「一三七」義守大學、三民家商、七賢國中,當時為留住高雄籃球人才,謝玉娟一手催生的籃球體系,而2014年,剛成立不久的義守與師大在UBA複賽發生衝突事件,大專體總做出兩隊各禁賽兩年的決定,重擊了正要嶄露頭角的義守大學,也考驗謝玉娟的教育哲學。

「我的球隊被冠上鬥毆的詞在身上,其實抹滅不掉,在網路上打義守大學,所有跳出來的消息都是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害,球員可能一屆一屆走,他們不會這麼在意,但對我來講就是有一個很大很大的傷害在那裡,因為我的球員鬥毆,比我打不進8強比我打不進資格賽,我還要痛的事情。」

革命很難,因為某種程度上是少數與多數的決鬥,謝玉娟不只一次懷疑自己,今年是HBL30週年,對於謝玉娟來說,應該是一個可以完美回顧的一年,但今年球季三民家商隊史首度無緣預賽,資格賽就慘遭淘汰。

而三民家商在三民五虎拿下二連霸之後一冠未得,種種因素讓謝玉娟在值得紀念的一年,顯得更加五味雜陳,「球隊不能是一個家庭,因為家庭是太有愛的東西,而我球隊參加的比賽是競技是有衝突的,所以我堅持的東西就很怪,開始想說我到底能不能跟上現在所謂HBL的潮流。」

因為球員,謝玉娟陷入掙扎,也因為球員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培育球員這種成長的過程裡面,就像一場球,你要打到最後一場才成功,有可能最後就是贏一分或輸一分,但是對我來講,我可能要等到他們出社會,我才能知道,我對不對。」

三民家商體育館看上去有點斑駁,卻承載著數十年來南部籃球的輝煌,無論未來有多少挑戰等著在裏頭揮汗的球隊,即便未來舊了衰敗了,都會有像大樹一樣保護他們的守候者,因為這裡是總教練謝玉娟籃球生命中最重要的根。

謝玉娟,攝影/楊永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