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邊人語/陳逸松感念洪老闆 希望不要再有假球

陳逸松資料照翻攝,攝影/楊永全

台灣今天能有職棒,都是靠著洪老闆努力成立起來,陳逸松話鋒一轉,沉沉的說出,「台灣那時候能有的棒球榮景並不容易,職棒也好不容易才創立,但是簽賭假球案真的影響很大,如果可以,真的不希望再看到假球。」

台灣大聯盟
身為一代象成員,陳逸松相當珍惜自己打職棒的那段時光,也很感謝洪騰勝老闆的投入與付出,他說:「兄弟飯店棒球隊能夠從業餘到職棒,一切都是靠著洪老闆一點一滴去累積,當時他跟日本球界那邊的人往來密切,透過日本球界協助,才把職棒成立起來。」

中華職棒的榮景很快在簽賭案影響下開始出現分歧,再加上1995年那魯灣公司開始籌組台灣大聯盟,開始台灣棒球兩大職棒聯盟並行與對抗,陸續有許多中華職棒球星先後跳槽到台灣大聯盟。

陳逸松說:「第一次放水案開始前,剛好年代跟緯來轉播權利金紛爭,年代輸給緯來以後一氣之下,就成立公司籌組另一個聯盟,其實包括李居明、洪一中應該滿多球員,在當時都已經是先接觸後,才決定跳槽到新聯盟去打球。」

有一些明星球員就已經先收到一筆大約七、八百萬的錢,很多球員那時候在中職已經是生涯末期,那魯灣新公司又很敢開,很多人都想著人生還有第二筆簽約金,幾乎職業生涯後期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就直接跳到台灣大聯盟。

「本來我也有想要去那魯灣,曾經有一位統一獅出來的郭姓投手,堅持自己沒有放水,也想要去那魯灣,但因為被對方審查後發現確實有放水,後面他們也禁止中華職棒這邊過來的球員,就不敢再找。」

遭綁架萌生退意
曾經與陳義信、洪一中、吳復連遭到黑道挾持,陳逸松回想起當天情節還歷歷在目,「我跟陳義信是一批被抓去的人,本來要去吃消夜一坐定四部黑頭車就出現,人都出來把我們押走說我們打放水球。」

「被抓走以後到另一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哪裡就叫我們打電話回飯店,打回去都沒有人接,就說你看沒人接就是這些人都去領錢了。但其實比完賽回飯店大家都會去找東西吃,幾乎不會有人在房間裡。」

「後來回飯店又叫我去敲門把隊友叫出來,剛好李文傳跟吳復連在房間,一開門就看到我被兩支槍押著,對方一扣板機吳復連馬上就跳起來,又把人分批帶走。有三四人把洪一中拖走,拉著就說要把他帶到大肚山去活埋,後來我們為了保命只好口頭答應隔天補賽會放水。」

陳逸松等人一回到飯店就馬上告訴總教練江仲豪,這件事情一鬧大隔天比賽現場一兩百個警察,但陳逸松說其實根本也抓不到人,人都跑光了,就算抓到也沒事情,從那次事件之後就萌生退意。

「那時候覺得留在職棒是一大生命考驗,還好我們算是有驚無險,有的人就這樣受到傷害。後來我們去台中地檢署一去門口都是兄弟,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說了會怎樣,我想如果當時我們真的做了,可能就出不了台中了。」

陳逸松,攝影/楊永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