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從拋打中領悟的訓練方法,廖敏雄闡述自身擊球哲學


大家都希望考試能考一百分,但是要怎麼考就是一個問題,就像廖敏雄年輕時期很會打全壘打,但是要怎麼變成很會開轟的打者,擊球點怎麼抓、揮棒角度怎麼調整,都是一個大哉問,廖敏雄用自己過往的經驗跟所學,來教導出更多新世代長打者。

木棒好鋁棒好?
對於王柏融、蘇智傑、朱育賢、詹子賢,以及鄭鎧文等一批新生代本土強打代表,這一批好手都是在青棒時期以木棒開始養成的打者,因此近年來只要有「高中生究竟該打木棒或鋁棒?」的思辨議題,王柏融這一批年輕強打,往往是最常被舉例的對象。

廖敏雄表示,對於青棒打者該打木棒或鋁棒的問題,他認為最大影響對象不在打者,而是投手。他說:「基本上只要一個投手球速超過140公里,有一顆大約120公里上下的變化球,他在台灣青棒已經可以生存得很好,但是從140公里左右要提升到150公里,這中間要跨越的不只是身體素質以及技術。」

人體是需要刺激的,廖敏雄認為環境因素是左右選手成長與否的最直接條件,當投手能夠以輕鬆簡單的條件在環境中取得生存,那麼失去成長進步的誘因。

「青棒時期投手擁有這種條件,就能夠成為隊上主力投手。那遇到拿木棒的對手,他有很大機會在保持正常狀態下就能夠有很好的投球成績;如果是拿鋁棒的打者,在鋁棒更輕、更具有彈性,不需要太多擊球技巧下,對投手造成的威脅也就更大,他可能就必須從控球或是球速上去突破自己本身限制。」

廖敏雄舉出自己的例子來論述,「我以前最常遇到郭李建夫,從每一個階段少棒、青少棒、青棒一路到成棒都還是遇到他。當時是國內頂尖投手,所以要打冠軍一定就會遇到他,那要拿冠軍就勢必要突破其球路,你就需要比對手擁有更多優勢。」

投打兩端的棒球智慧
同樣的狀況反過來對投手來說也一樣,要封鎖對方打線可能球速要在145公里以上、球進壘位置跟角度要好,這樣才能夠有很好的表現,但這個狀況在現在青棒就比較難看到。

廖敏雄進一步解釋,青棒球員在控球或守備技術不純熟狀況下,教練為了成績很可能要求球員等保送或是把球打進場內造成失誤就好。像打者所謂選球,其實是在保持揮棒攻擊慾望下,來做球路設定,自然就會選掉一些好球帶邊緣的球,但是教練在養成上往往選擇了對選手發展最不好的作法。

在教導打擊技術上跟觀念上,廖敏雄希望一切能夠透過練習去幫助選手做強化,用練習去潛移默化讓東西能夠真正進到球員的大腦跟身體,進而自然地做出反應。

「我認為要打長打,球棒直線加速的揮棒軌跡要長,所以我利用拋打練習中改變拋球位置來矯正球員的揮棒,拋球路徑不要從打者正面拋向靠近打者身體。球應該從身體後方拋出來,落在身體前面的擊球點位置,打者揮棒就必須在啟動時自動縮短、為了盡快擊中球就會揮出一個在身體前方、直線加速路徑又夠長的軌跡。」

「我覺得最理想的揮棒軌跡跟路徑就像操場跑道一樣,彎道路經短、直線跑道長。進一步解釋的話就是準備到出棒的動作軌跡短,但要擊中球的直線加速路徑長,打者揮擊出來的軌跡也會符合由內向外揮的狀態、而不是從外拉向內。」

廖敏雄說,很多時候球員長時間處於練習狀態下,不太會去思考。導致即使觀念錯誤,也會因為練習量大而做出一個不那麼壞的結果;再加上等到球員已經養成習慣,要去修改成正確的就非常難,身體已經成自然反應。

這個打擊練習方法跟觀念,是從自己過往擊出全壘打的揮棒軌跡所領悟出來的,廖敏雄認為球員時期能夠輕鬆開轟,主要在於球棒直線加速軌跡長所致,球棒路徑不會太快往三壘去,而是希望能正向中外野的方向去做最大化延伸,這就是一直以來他傳授給球員們的打擊訓練方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