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聯盟旅美日記:山城裡的小巨人-張進德

張進德,攝影/王建鑫

旅美進入第六個年頭,張進德笑說自己小聯盟每一個層級大概都打過一輪,回想起自己從台灣來到陌生的美國,挑戰起守備工作繁重的捕手位置,到現在成家有了另一半,手套上繡有愛妻的暱稱,許許多多蛻變與成長,不變的是對夢想持續追逐,直到前往大聯盟為止。

小聯盟時光
時節進入9月,阿爾圖納(Altoona)早已進入深秋,這個地方名稱源於拉丁語有著高聳的意思,周圍群山圍繞也有著山城之稱,這個名字完全取決於人們來到這裡的第一印象。阿爾圖納曲球隊是當地許多人喜愛的職業運動隊伍,也是匹茲堡海盜農場系統2A球隊,多少小聯盟新秀等著往上爬。

阿爾圖納曲球隊球場周圍掛著不少海盜隊球星的海報,例如明星中外野手麥考臣(Andrew McCutchen)、王牌投手柯爾(Gerrit Cole),在成為球隊看板球星之前,他們的足跡也曾落腳於阿爾圖納,也曾經在這個寧靜又悠久的小鎮中努力精雕自身球技。

在阿爾圖納也待了兩年,張進德說:「2A這裡比較多年輕人、3A的話都是老球皮,真要說差就是年齡這裡比較不一樣,其實兩個層級水準都差不多,大家在拚的也都只是心態,你說技術或觀念相差的很有限。要上大聯盟,不會只有打擊或守備,一定要兩種都要好才有可能。」

捕手的工作更多是在溝通,不管是了解自己投手還是跟教練團商討戰術,張進德覺得語言對一個外國球員來說,其實真的很不容易,特別是自己當年以三壘手身分赴美以後,才開始轉練捕手。

無論是「準備好自己完成教練交代的工作」、抑或是「表現穩定就有繼續往上升的機會」,張進德淡淡地說,其實大小聯盟之間差的就是心態,能不能把學到的東西拿出來在場上表現,只是這簡短的一句話談何容易?

所謂職業球員
「光是在2A,我賽前就要看一堆資料,不管是對手的還是自己投手的,數據到圖表,這些大大小小的東西我都要記在腦袋,從比手畫腳開始到現在能用英文溝通,連我自己都很難想像。」

賽前練習短短的時間內,他必須完成熱身、打擊練習,再努力塞進所有球探報告上的資訊,無論是圖表或是數據、甚至是影片,還必須跟教練以及投手開會商討,也要抽出空檔治療放鬆一下身體,一個職業球員的細膩與專業,在此間表露無遺,而這也是我們往往無法觸及的部分。

「捕手是球隊的中心,也是場上的領導,你必須比所有人更早發現一些事情,要提醒守備站位、觀察打者的肢體語言去配球幫助捕手,打球不是只有自己,教練團跟球探也會注重這些。」

任何運動員多少都會累積一些傷勢,這些年下來張進德從小就有一點狀況的腰傷,也在合約尾聲的這個關鍵時刻找上門來,不過太太的陪伴也是一個關鍵,「有她來真的好很多,精神方面吧,會比較快樂一點,壓力也比較沒這麼大吧,然後一個人在外也有人陪伴,也老婆在真的好一些,心情上真的比較篤定。」

張進德,攝影/王建鑫

成長與蛻變
張進德笑說偶爾回過頭去想,覺得自己還蠻瘋狂的,從甚麼都不懂只靠翻譯、以陌生的捕手位置發展一路打到最高層級3A,「亞洲捕手語言真的很吃虧,會英文的話幫助會很大,適應環境或是融入球隊,很多人在看捕手怎麼帶領球隊,個性上其實也要比較開朗一點主動一些,打球嘛就是要開心去面對。」

大聯盟是每一個球員的夢想,張進德說:「打球打這麼久其實就是拚一個夢想跟目標,我想每一個人都一樣,還是會希望自己能夠一直留在美國打拼,這幾年守備跟打擊都覺得穩定不少,我覺得打得好不一定會上去,怎麼玩球、怎麼解讀場上狀況,上大聯盟真的很不簡單。」

這些年他也觀察過不少大聯盟等級的球員,張進德笑說以自己捕手的角度來看,「其實你只要接過幾次球,就會知道哪些人未來上大聯盟的可能性高,就像我們球隊的王牌柯爾(Gerrit Cole),那種穩定跟犀利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

阿德說通常這種好手,你在場上幾乎觀察不到他的情緒,有些打者或是球員會在被三振、守備失誤這種場合中被找出破綻,往往都是在肢體語言上顯露出沮喪,這種時候往往是對手有機可乘的時間點。

今年因為腰傷影響或多或少沒有打出預期的成績,張進德甚至萌生出想要在休賽期間去挑戰中南美洲的冬季聯盟,一方面是繼續備戰精進自己、一方面是填補中間因傷錯過的空白,「還是要看一下球季結束後,身體狀況如何,畢竟那段時間是大部分球員休息時間。」

在通往大聯盟的道路上,對每一位球員來說會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可能沒花太久時間就來到這裡、也有人可能窮盡一生都只在小聯盟,夢想跟大聯盟之間需要多少體會跟歷練,就像是一杯水,只有喝了才知道冷暖。

 

留言